首页>学院新闻>正文
学院新闻

陈丹院长在2018届毕业典礼上的演讲:花绽放在眼前,也绽放在永远

2018-07-02  点击:[]


大家跟我一起读:“我们年轻,我们漂亮,我们会思想,能创意,有未来!”

你必须不停地奔跑,才能停在原地。我就是这样,不停地在奔跑,才又回到学校,留在原地讲话。并本着“以诸位前途为己任”的情怀,能将我的能量融进诸位强盛之中,就足以自慰了。

这个特殊日子,应该被铭记!

因为,从今天开始,或者已经从数年前,诸位拿到通知书的那一刻开始,大家和陕科大之间的感情,就结成了一种血缘关系。科大有真情,表白需趁早,此情犹可追,今日正当时。

对诸位来说,今天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,它像是一个句号。句号意味着一个完美的结束,更意味着一个从零的开始。

大家辛苦,为过去的本科四年、研究生三年鼓掌吧,每段时光都是最好的经过,把你们的兴奋高高捧起,把你们的高亢挂在空中,我们看见了,我们眼含泪水,与母校的亲情将绵长无期。感谢这片校园,感谢先生们的教诲,感谢走在路上的回眸,感谢就看了你那么一眼。

跟我走吧,放下世俗的偏见,我们要掌握艺术与科学的利剑,杀出一片光亮的道路。我们奔跑吧,我们至诚至博,思想自由,兼容并包,无所顾忌,势不可挡,向光而行,我们心中早有量尺,我们要竞相绽放。

我们是上帝正在建造的杰作。今天,将难以忘记,今天,将对我们极大鼓舞。再见,热泪盈眶的今天。

简单即是智慧,得失都是风景

在浮躁的滚滚红尘时代,不管是你还是我,都很焦灼,焦灼让我们容易迷失。我们需要安静下来,再浮躁的社会,也无法抵挡一颗真挚的心。

我们能不能静观世界,我们能不能感受到小草的变化,水波的涟漪,能不能感受到风在操场掠过的声音,光影在树枝上的变化。我们能不能学会欣赏美,敬畏美,然后将美融入自己的气质。

我们遇见怦然心动的ta,是否发现ta睫毛的短长,眼珠的晴朗与忧伤。

此时此刻,我们喜悦,又有一点悲伤,我们能否找到通向这个世界大门的钥匙,我们能否找到我们要去的方向。

我们惶恐,我们犹豫不决,我们不知道未来是深,还是浅,不管怎么样,步伐是坚定还是踉跄,没办法,这一步还是得迈出去。

光明和黑暗同在,没有黑暗就没有光明,没有悲伤就没有喜悦,没有拮据就没有酣畅,没有紧,就没有放。

这只是一个时间的刻度,明天,天依然晴朗,我们享受着涌动的激情,炽热的未来已经到来。

大军出行,车千乘,载燕南赵北,剑客奇才,胜不妄喜,败不惶馁, 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潮者,可拜上将军。

我有一个学生叫马路,是大家的学长,已毕业四年,他出生在甘肃陇南草根家庭,一只眼睛视力几乎为零, 只能感受到光影的变换,在十厘米内,才能看到模糊的三个手指,然而他看问题却见解独到。

马路在学生时代就每天坚持练习手绘,利用假期也外出学习手绘。在大学未毕业,就自己挣钱买了二手车,驱车几万公里走过了敦煌,感受敦煌艺术飞天,环游过青藏高原的青海湖,在一望无际的内蒙草原上驱赶过羊群,午夜奔驰在荒无人烟的戈壁沙漠,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,成了他心中永远的一道风景。马路喜欢求变的生活,不安分,也不愿偏居一隅。

资历尚浅的马路,知行合一,在咱们学校后街走上了创业之路,创立了后街手绘,开始给学弟学妹们教授手绘,平均每期有二十余人。从后街手绘开始,到创立厚启设计,转眼四年过去。马路虽然眼睛不好,但是心是向着光明,奋斗不息,带着同是咱们科大校友的七八个人,闯到了今天,只为了他心中的“上将军梦”。

为能多孝顺父母,两年前就将二老接到西安来陪伴,他说自己往后的生活,殊不知还有多少变数和惊喜,只是希望尽孝这件事情,早点开始,晚点结束。近来我行走江湖于西安,因我精力非凡,把晚上当白天用。马路全天候陪伴,在我的身边,给我开车,劳动强度之大,站着都可睡着。为维护院长的“光辉形象”,跑前跑后,事想在先,考虑周全。每每经过一晚,在凌晨的四五点钟,迎着渐渐变亮的曙光,把我放在科大宾馆,才拖着疲惫的身体,回到他的家中,并且还要长途奔袭,来回九十公里去欧亚学院代课。

就是这样一个马路,把别人的一天过成两天,拥有超越同龄人的精神财富世界。虽然看起来如此优秀的马路,他依然也会焦虑,为了发展,为了自己的事业和感情。在如今这么浮躁,且快节奏的生活当中,我们每个人,无一幸免都被焦虑吞噬着。

教师是最光荣的职业,他们是最优秀的人,只有最优秀的人,才能培养更优秀的你们。在座的每位老师,也要填表格、发论文、评职称,而且还要发核心期刊,上有老下有小,同样也生活在焦虑之中,看来焦虑无法绕过去。

面对这个越来越复杂和动荡的社会,一招定天下已经不存在。没有一种竞争力是永恒的,没有一种资产是稳固的。

要学会与风险和危机共存,不试图解决所有问题,带病生存,就像软件一样,或多或少都有漏洞(bug)。解决问题的举措,往往反而会制造出更大问题。不要试图避免所有的危机,负责解决问题,有时靠时间和天意。没有必要走什么捷径,扎到最深的现实中去,结硬寨,打呆仗。向前走,把自己的身影甩在身后。

这个世界太复杂,简单直接就好。山是简单的,无论高低、无论远近,从不拒绝观看。水是简单的,江海涛涛,溪流潺潺,人近之而声重,人远之而音稀,方博大精深因为简单,故有恒长。

简单就是力量,就少了很多的是非。每一个阶段都是存在中的当然,并不真有是非,活着要超越是非。没有绝对的对与错,只有立场和态度。一个深刻的真理的反面,可能是一个更深刻的真理。

简单和良心,应该是我们对待社会唯一的本能,要时刻敬畏头顶上的星空和社会的道德。水浒108将中,结局最好的是鲁智深,他待世界如家人,却能终老人生,他从不像宋江、吴用、林冲一样复杂,处处去算计和纠结。他每次做的选择都是简单的,看似因良心本能而不断闯祸,但闯祸却成了他的作为,本分才是伟大的开始。

 

独立成章就能动力惊人

前一段我到学校,给咱学院武珊老师做了画展开幕致辞。她已经退休了,在陕西省美术家协会画廊,举办了个人作品展。前校长沈一丁先生也去了,我们设艺学院的书记刘子建和科技处处长也有参加。

武珊老师的画的题目,让人无法望其项背。她的画融合了布道、教义、花鸟和山水,是一种新的意识形态,是善的,是将大山、大水、丘壑融合在画卷里,又有装饰的秩序容纳在里边。

通过武珊老师,能够看到,成功是一种时间现象,而人们往往低估了成就一件事业所需要的时间。不能专注坚持,不能慢慢积累。我们只有一个方向,那就是“向前”。不摇摆,不旁顾,保一口真气不散。

日日不断,专注坚持,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,研究怎么把这活干好。人生似淡茶有点味道即可,作品如浓汤追求醇厚不弃,就是现在说的工匠精神。倾心于任何一件美好的事物,不要来回换跑道,要在一条足够长的跑道里,走到黑,越黑才离光明越近,把真心、信心,全身心地投入,时间自然会给到回报。

万折必东不回头,赴百仞之谷而不惧。热爱反映一个人的觉悟与境界。没有热爱,世界上就没有伟大的事业,虚情假意的爱是成不了事的。很多人,走到今天,一无所获。他们只注重理论,而远离了践行,眼高手低,最后成为了“理论大家”。他们失去了表现的媒介,早早放弃了他们的热爱和践行。要践行你的思想、你的热爱,曲不离口,拳不离手。

我还见到了比我大一点的历史学博士李青,现在是西安美院的博导,二级教授。他的展览《江山无尽—李青古典山水画新作展》,是我在西安参加最盛大的、人数最多的展览开幕式。前面是他的先生、各位院长、主席致辞,最后也让我讲几句话。我上台便说,各位先生和老师们讲完以后,给我的感受是,李青先生好像是一座游泳池,泳池上有不同的泳道,他都可以平行推进。也好像是一个三甲医院,第一甲是李青的书法和绘画,第二甲,是他的理论,他是画家中最有历史文化积淀的学者,第三甲是他的教育,他已当了多年博导,而且还在西安美院负责科研工作。我在最后说李青先生没有作茧,是因为他的背影便是他的风格。

艺术家不能太早地作茧,因随着年龄、时间、环境、机遇、经历不同,兴趣会发生变化。李青有宽度,活到老学到老,不断学习众多学科的知识,来形成一个思维模型的框架。看到其他学科的长板,圈成一个木桶,这样才能盛更多的水,才能养活我们自己,综合即创造。在手里拿着铁锤的人看来,世界到处都是钉子。当你手中只有一种工具的时候,你就只能用这种工具来干活。多种工具加在一起,往往能够带来特别大的力量。

 

情怀才能使我们有意思

三十年前,在我们创造设计学院的时候,我们都很年轻,我有一头浓密的黑发,瘦得可以被风刮倒,和现在长得大相径庭。我的包装85级学生及朋友马科回忆道,那时候陈丹老师刚分到轻院上班,是黑色大胡子瘦子,不是白色大胡子胖子,喜欢从食堂打一盆饭菜,蹲在操场边的水泥乒乓球台上吃饭,还和我们竞争大学生女友。

那时候年轻漂亮,没思想,倒是有激情,有向往,无邪于天下。偶尔有些难过、失落和沮丧,不过是因为时机未到。我无法预知,属于自己的时刻何时到来,但因为知道他会到来,所以每一天都充满期待。并不是每一件算得出来的事,都有意义,也不是每一件有意义的事,都能够被算出来,所以我们要放松。毕竟我们年轻,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用来“挥霍”。

艺术和设计就像生活一样,又闹心,又充满了打鸡血的兴奋。那时候大家拿脸盆煮着大白菜,倒上一瓶豆瓣酱,吃得酣畅淋漓。没钱也觉得钱够花,我觉得自己的精神特别富有,诗伴随着我。那时青年老师结婚,推着一辆自行车,新娘子坐在后边,从这个楼推到那个楼,就结婚了,大家都能分到一两根烟。有一天傍晚,在学校礼堂前面的空地上,有一个大一点的架子车,有位夫妇在下汤面,我记得汤面就是酱油水加点葱花,我坐在小凳上吃面,恰好王艺从旁边路过,跟我打招呼,我说今天是我生日,那时我们简单又快乐。

六十载风雨兼程,一甲子春华秋实。现实在弹指之中完成了对学校和学院历史的速写,令人心生感慨,而沉淀的仍然是祥和、歌颂、赞美和文明的光芒万丈。

前天早上参加校庆典礼的时候,我坐在前排,被一幕深深打动着。那会儿雨下得正急,一位嘉宾在上台演讲前,把雨衣脱掉。看到嘉宾的举动,引领嘉宾到讲台的学生志愿者,也瞬间撩去自己蓝色雨衣用力甩在身后,将双手放在腰间,冒着大雨端庄大方地陪同嘉宾走上演讲台。这个细节简单而又浓郁,这就是咱们的科大精神。

辉煌甲子,至诚至博,三创两迁,逐梦百年。当天下午我参加了校长论坛,感受到彭院长那一代人,从北京搬到咸阳,两地在工作和生活环境上存在很大落差。那时,彭院长一方面要开基立业,一方面还要稳住人心,免得人才被调走了,他还利用轻工优势,到处找钱发奖金,把奖金开到了同类学校中最高。罗宏杰校长,也把他在上海大学当校长时,和外边合作搞科研的创新办法全盘托出。前任副书记李虎成用哽咽沙哑的声音,情真意切地谈到了潘书记和沈校长这届领导班子很团结,有担当,贷款7.5亿建设新校区,奠定了今天的基础。科大能有今天的成果,就是历任领导班子的团结才积淀的。前工会主席孙黎明,也谈了有关思想政治教育的研究和他的观点等等。学校发展到今天,这些前辈们都付出了巨大心血和牺牲。

我们学院第一届校友刘专琦,说他和朋友聚会时,别人都自我介绍,说我是北大毕业的,我是清华毕业的,但是他不好意思说我是陕西科技大学毕业的。所以大家毕业以后,要让母校以我们为荣,就像马云和他的杭州师范大学一样。自己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,撞上一些别的什么,反弹回来,才会了解自己。我们要更加好好努力,你们要记住,你们每一个人都是陕科大的产品,也是陕科大的品牌,你们的辉煌就是陕科大的辉煌,你们的荣耀就是陕科大的荣耀。

诸位毕业以后,应开启怎样的心智和认知模式?第一,眼前虽有苟且,但与诗和远方相遇的路上,我们应马不停蹄。阅世千面,仍留心中净土。理想和现实纵有差距,放下身段,先苟且地活着,去生存,去拼搏,日常积累起来的努力将变得价值连城。第二,纵天地有诸多不周,此心必坦诚以对。让我们面对现实,让我们忠于理想。热爱是一种能力,要爱社会和生活,尽管社会有很多不完美,但中国拥有世界上密度最高的奋斗者群体,整体正处在一个历史转型和变革之中,诸位遇到这么好的时代,学会多点施工,逐步推进,未来将大有可为。第三,你能承受多大的失望,就能得到多大的惊喜。能吃多大的苦,就能获得多大的成就。所谓更牛,就是换个罪受。第四,机遇总是同我们捉迷藏,当我们孜孜以求时,却一无所获。不要灰心,要执着。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,都是对生命的辜负。当你发现机遇的时候,奋不顾身地扑上去、抱住它,机遇就属于你了。

我们有位校友张老师,也是我的好朋友,他有一次送沈平德老师,去深圳一家外资企业做英语和日语同声翻译。由于实在买不到火车票,就去找在西安到广州列车上当警长的亲戚帮忙。沈平德老师很感动,也着实放心不下张老师,两人结伴而行,一起去了深圳。来到深圳后,张老师看到到处充满了生机和机会,就决心留下来闯出一番天地。先应聘了一家中学教数学,应聘前学校给他安排了一个宿舍留宿,在教学楼的顶层,很闷热,还是光床板,铺着、盖着的就三张报纸,于是张老师拿自己的旅行包当枕头,包里面的铝饭盒,装着他的所有证件。张老师很刻苦地备课,试讲得很好,学生也特别喜欢,校长就说了三句话:“你的讲课我很满意,明天早晨8点来上班,记得不要迟到”,这三句话改变了他的命运,在深圳落地发芽,后来发展得就更好了。他无怨无悔地帮助别人,无意中成就了自己。这次他也回到陕科大参加60周年校庆,见到我,依然充满激情,活得很自信,让我很受感动。试想在宿舍楼顶那样恶劣的环境下,有的人可能就会干涸成枯叶,但有的可能比青藤还妖冶,区别只在于,你决定淹没在浩瀚人海中,还是伴着冷风野蛮生长。

 

生活在别处

我们站在“现实生活”的门槛上,偶尔“生活在别处”是尤为重要的。在人生的任何时期,我们都要对生活保持最热烈的温度。

有一天,我们校友聚会,在快吃完的时候,我讲到人要生活在别处,提出要“欧洲游”,到比我们高一级,在北京师范大学教书的闫学峰老师家参观。

我们一行借着月光,来到了盖于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一个高层老小区,在90年代的北京,当时就是非常好的房子了。闫老师年轻时骑自行车经过这个小区,当时的想法就是,此生买一套这里的房子该有多幸福啊。他与妹妹所住的两间小平房被拆迁了,分了这套房子。这个房子在最高一层,虽然只有50多平,但他来到这个房子时,仍然兴奋地跳了起来,感觉自己是最幸福的人。

他把不大的家,分为几个部分,一进门,把门进行了改造,做成了欧式的上边是半圆形的,像意大利乡村别墅那样的风格。还把厨房改造成用暗红色耐火砖砌成、像酒吧一样的吧台,上边摆放有红酒杯的架子,而且有放红酒的交叉格子。推开改建后的,上面是半圆形的木质粗糙的门,便来到了客厅,他的客厅像是室外的庭院,墙面是用泥瓦匠批墙所用的刮刀,特意刮出粗糙的、凹凸不平的、像斧痕的肌理墙面。百叶窗是木质长方形的,屋顶是用平行厚实的方木长条仿制欧洲尖顶建筑,因为长条运不上来,只能锯断后用铁板和钢轨螺丝将其连接,因祸得福,使其散发出铁木结合的厂房感受。卧室看过去,他把原来的直角横梁变成了椭圆形、有一定纵深的神秘通道。房间里的各个元素在体量、造型、质感、色彩方面都存在着微妙的变化,但它们的建造方式和体现出来的生活观念又遵循着共同的价值。

在闫老师家,我们一行即使足不出户,也像一个个有好奇心的人,通过视觉和听觉,以及经过闫老师专业精神和修养过滤后,营造出的生活场景,不停歇地进行精神上的环球探索。此刻我们就在生活发生的现场,跟那些生动的、即时的、未经安排的现实情绪产生了互动。只是当灵魂被重击,才终于觉得自己不该再坐以待毙。此刻,我多么想带着太太和女儿来感受闫老师家的人文气息。

在闫老师家,被感动得一塌糊涂,被所有稚拙的、不对称的、不确定的东西都打动了,它消除了古朴和时尚的心理距离。

看到闫老师这么小的面积,却这么热爱生活,虽说生活在21楼,但通过比例和设计,让人感觉到生活在别墅。我想闫老师在装修的过程中,一定非常地兴奋和用心,兴奋的过程伴随着他对理想环境的追求。有的人斥巨资在市中心买了房子,但去完第一次后,就不想再去第二次。因为他们的房子不修边幅,又脏又乱,看得出主人没有心思去生活。而闫老师生活却不将就,不苟且,对生活是真正的热爱,而不是虚情假意。

他把房子住成了家,有着由外而内的精致。什么样的人能把房子住成家的感觉,是那些不管生活怎样对他们,他们都要认真生活的人。诸位和我,从小就被灌输了一个假设,就是我们过不好,是因为缺资源、缺钱,我们总觉得,等有钱了,等有关系了,有什么资源了,我就会过得好。而实际上,我们想要过得更好,和外界的资源一点关系都没有,一切的根源都是自我。

我们曾鄙视自己的灵魂,它侧身于生活的污泥中,虽不甘心,却又畏首畏尾。如果我会发光,就应不必害怕黑暗。我们生而破碎,用活着来修修补补。

我们希望生活得有意义、生活得深刻,汲取生命中所有的精华,从中学习,以免在生命结束时,发现自己从来没有生活过。

有生活的时候就有幸福,这是我们和复杂世界相处的目的、动力和依靠。

 

结语

时代在快速变革,要求我们能够做最好的自己,同时保持开放。让心灵对社会开放,光于天下照四方

你手里攥着千头万绪,攥着一千个线头,但是一个针眼一次只能穿过一条。足见有热情、有干劲儿往往并不够,只有张弛有度地工作、耐心细致地筹谋,才能更高效地穿针引线。若仰望,再拥挤也能看到天空。

你没有落后,你没有领先,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余生漫长,不必慌张。凡事过往,皆为序章。

恭喜我的六位研究生顺利毕业,他们是:内心炽热外表安静懂得感恩的冯斌同学,逻辑与秩序共生的任玉慧同学,总感觉笑眯眯的程雅丽同学,分不清姐妹的苏秋佳同学,在山区支教和漂亮妈妈的寇莉沅同学,精致聪颖的梁灏同学。



毕业典礼也是见证。采风记住你们匆匆的脚步,画板上有你们飞扬的青春,播音室回荡着你们秀美的声音,舞台有你们挥洒的汗水,课堂上铭记着你们求知的眼神。

最后送给大家一句话,请大家跟我一起朗读:

我踏实,我敬业,我温暖,我负责,我优雅,我可爱,我虔诚锦绣。我绽放在眼前,也绽放在永远。

 

陈丹同学

2018.06.28

 

上一条:学术:特斯联副总裁、杰出校友贾洪坡做客“未央导师论坛” 下一条:【甲子校庆·设艺而立】 学术:知名跨界设计师张建民做客“杰出校友·企业家论坛”

关闭